古娜拉

山与山不会相遇,人与人总会重逢。

天意从来高难测——评三秋更露《惊啼引》上部

  • 预警:涉及大量剧透

@三秋更露  谢谢你,写出一个这么好的故事。

机缘巧合之下,我在乐乎茫茫的文海中,遇到了三秋更露的《惊啼引》。一打开便停不下来,一颗心拴在了元凌和小凡的身上。读到少年意气风发、鲜衣怒马时,说不出的酣畅淋漓;到两情相悦、天涯相随时,脸上不自觉带上笑容;到陡生事变、家国难全、爱恨纠葛时,我也随之感到胸腹中熬煎不断。

 

掩卷后心仍在躁动不止,不如提笔,为《惊啼引》写点什么吧。

 

元凌,天家皇四子。张小凡,异姓小侯爷。两人有竹马之谊,又渐生爱慕之情。及至互诉心声,互表衷情,两位出生显赫的少年郎相伴相随,一时间成为让神仙也生羡的好眷侣。然而西魏疆界狼环虎伺,朝野中各方势力明争暗斗,元凌步步经营笼络党羽,恭高侯遭主忌惮收敛锋芒,看似天真娇纵的小凡对元家敌意匪浅,这一切都使得这份感情的未来显得扑朔迷离。

 

到高恭候兵起,巨变骤生,这份热烈的感情果然陷二人于难以两全之境。于元凌,是帝业与卿难两全。精心谋划的霸业将成,却突遭所爱之人的背叛,不可谓不是当头一棒。于小凡,是情与孝难两全。一边是起兵谋反的父侯,一边是约定相伴一生的恋人,无论如何取舍都必将面临锥心之痛。曾经两人或有意或无意忽略的矛盾终于避无可避,以毁天灭地之势爆发出来。于元凌而言,谋划已久的帝业暂不提,身为皇子,岂可坐视元氏江山改姓易主?于小凡而言,不提母妃惨死的旧恨,如今父侯举兵起事已无退路,身为人子,岂有坐视父亲兵败之理?于是,即使天生贵胄如他,天纵英才如他,也不得不被命运的洪流裹挟,成为刀剑相向的敌人。曾经相拥赏雪时许下的誓言,在大厦将倾、风雨飘摇的此刻,显得那样飘渺,仿佛是一段天真的梦呓,惹人发笑。

 

天意从来高难测。若他不是意在帝位的四皇子,他不是背负家仇的小侯爷,该有多好?在分属异军的日日夜夜,以对待敌人的态度揣测曾经的爱人的意图时,不知道这样的念头有没有在元凌或张小凡的心中闪过。

 

然而前仇今恨是真,入骨情丝也是真。所以,张小凡想着事成后让其弟元敏为帝,自己和元凌浪迹江湖;元凌希冀在平定叛军后,父皇能念在血亲情谊免除恭高候死罪。两人都在自己的计划中,为对方、也为自己这颗伤痕累累的心,留了一线生机。

 

无奈到战事消止、尘埃落定时,种种无可挽回的大错已经酿成。到两人见面之时,误会一一解开,换来的不是和解,却是张小凡的心灰意冷。允州、龙泉湖、清屏,一路的温存相守,以为是独属于两人的珍贵回忆,谁料却是元凌争夺皇位的步步为营。至于温沈马三位甘愿听其差遣的女子,既已封为妃嫔,再如何解释似乎也无用了。两人对质时,说出口的那些交杂着责怪、怨恨、嫉妒的言语,更如一支支冰箭,狠狠刺痛了彼此的心。

 

什么都可以是假的,唯独你我曾经的情意不能是假的。这样的信念曾经给过张小凡多少安慰和支撑,现在就从他这里夺走双倍。一场美梦,终于发完。

 

元凌令张小凡在掖庭宫思过,自己又马不停蹄处理登基后种种事宜。其间小凡受尽陷害折磨,待到元凌惊觉时,两人间的距离已越拉越远,此生已无可能。

 

但老天给了元凌一次重来的机会。昏迷后醒来的张小凡宛如稚子,最是天真赤诚,一举一动中都是掩饰不住的对凌哥哥的迷恋。元凌自是喜不自禁,两人如胶似漆,比曾经那一段江湖岁月更加甜蜜。

 

然而偷来的日子终究是要到头的。到小凡忆起前尘旧事之日,就是美梦崩塌之时。又有怀有歹心的沈氏从中作梗,惊才绝艳的四如公子,就此化作皇宫外一座无名孤坟。

元凌终登上九五至尊之位,也真正成为了孤家寡人。

 

写到这里,我的心又绞痛一次。然而至此只是上部完结,既然还有下部,就表明小凡还活着,对吧?老天——或者说三秋——又再一次给了凌凡二人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。

 

《惊啼引》下部还正在连载,我也还没有开始阅读,在此斗胆做一些猜测,如果和三秋之后的创作有出入,那就只当作是谈笑即可。上部中,两人遭遇重重变故和误会的考验,下部中若能重逢,重修旧好,那感情应当是更加坚固。经历过小凡“去世”的悲恸,元凌会更加珍视这份感情;有过失忆期间的真心相待,小凡会对元凌更多一分相信。当然,元凌仍是以江山社稷为任的皇帝,小凡也是武学精卓的天纵英才,他们两人的故事,绝不止于情爱。或许,《惊啼引》下部,会是个“许国亦许卿”的故事?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,以三秋驾驭文字的功力,这一定不会是个无聊的故事。

 

聊完了故事,再来聊聊人物刻画。《惊啼引》中的元凌无疑是刻画的十分到位的。他是天生的帝王,也是小凡的“凌哥哥”。他可以杀伐果决,也可以柔情似水,这些截然不同的特质在他身上并存,而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。更可贵的是,在这样一部中长篇中,作者能够从头至尾保持人物性格的连贯性,同时又展现出角色的成长和变化。最后一章里站在小凡墓前的元凌还是元凌,但和第一章中的元凌已然不尽相同了。

 

而对小凡的塑造也尤为出色。故事发生在内忧外患的西魏,大背景是架空而类五代十国的朝代,又有夺嫡作为贯穿始终的主线,这和元凌原始的故事背景相似,而与张小凡《诛仙》的仙魔背景距离较远。因此,《惊啼引》对张小凡的出色刻画更显得难得。脱去了仙侠外衣后,张小凡的风骨犹存。

举一个我个人的阅读体验来说,《惊啼引》中几处文字都奇妙地让我联想到《青云志》中的一个情节:《青云志》里,当得知所谓正派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欺骗后,张小凡双眼赤红的发问:“那我呢?我又算什么!!”《惊啼引》文中并未出现这句台词,但有好几次,当小凡察觉被爱人欺骗,当他得知灭门的结局,我都仿佛听到小凡伤心又愤恨的质问:“那我呢?我又算什么?” 闻之如闻杜鹃泣血,惹人心碎。

 

两位主角以外,其余或重要或次要的一众配角,上至太后下至走卒,刻画得也十分鲜活生动。字数所限,在此不再一一赘述。看过《惊啼引》的人,想必都有此体会。

 

此外,看文时还有两点有趣的细节想提上一提。一是失忆后的小凡赠与元凌的手作绿豆糕,看过《青云志》电视剧的人看到这里,免不了会心一笑。此时的小凡正像在大竹峰上不谙世事的七师弟一样,单纯到可爱。二是一个更小的细节:第十二章中提到的元凌“食指指根处的一道疤痕”。初看到此处时我愣了一下,思索着前文何处提过元凌手上受了伤?后来突然灵光一现,莫非指的是他威廉哥手指上的W纹身?思及此处,不由为作者埋下的小小暗号而开怀一笑。当然,若是我理解错误,那就当是博君一笑了。

 

最后,再次谢谢三秋,谢谢你写出这么好的故事,也期待着《惊啼引》下部,以及未来的每一个故事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  1. 三秋更露古娜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所说诸多,无非感谢。除此之外,心弦一动,文人执笔武人会刀,知己二字难于开天,一言一语字字皆中。谢谢,...

© 古娜拉 | Powered by LOFTER